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無言的結局

 我終於明白,如果自己沒有熱起來,誰也不會讓你變熱。刻意的東西,有時太假,當這一切都演完,什麼都沒有了。
  也許還有一些氣味,一些痕跡,一些痛感。但這又能代表什麼呢?一邊交融著,一邊厭倦著,一邊笑,一邊想哭。
  走在一條通往深山的小路,太陽出來了,我戴上了太陽鏡。怕有人認出我來嗎?我紛亂的心緒,如麻。
  
  那些話,確實是假的,我用自己的細胞來驗證來自於文字的承諾。而當我一眼便看透,我也輕鬆了。想發洩的心情,無處釋放。
  我還得要微笑。因為覺得我欠著。我其實不快樂,一點都不快樂。
  只是快到最後時,一個電話接二連三打過來,正在我的興奮點,我才有些如夢方醒,也有些微妙的快感,也只能是快感。
  
  喘息著,只能證明我還活著,對某一事物的執著,也只能證明我還是女人。僅此而已。而我不能忍受的卻太多,太多。
  我不喜歡男人,真的,我現在終於明白,我的世界中男人已經到了盡頭,我已經無法容納了。
  就這樣對峙著,卻想著從前的一些情節,真正愛憐我的,是誰?
  
  正在我把這些迷離的感覺寫下來時,一個資訊如約而來,如昨。
  也許是我錯了?也許是我太冷漠?也許是我……
  
  我已經下了決心,把這一切結束了,和從前過往的一樣。揮一揮手,不帶走一片雲彩。
  我對自己也對任何人說:女人是心靈的追求者,肉欲不是女人的終極目標。可是誰能夠走進我的心?
  
  電影裏放著美國愛情片,男女主角他們相愛了,今天,不分彼此,水乳交融。
  那是我的精神藍圖,而為何我的男人與我在一起時就沒有這種銷魂,而都是我半閉著眼睛雜念叢生?
  
  我懷念真正喜愛我的人,我在這種時候深深的想念,想念的我的心都在疼痛。
  而我分明已經習慣了孤獨與寂寞的日子,為何要打擾我的寧靜?
  我也分明把自己給出賣了,為何我要敞開自己的家門?你沒有走進我內心的半步,我怎麼才能夠接受你的全部?你是我生命的陌生人,永遠如此。
  
  突然間就下起了大雨,我們的話題也漸漸與這空氣一樣開始冷卻。我是在應付你,希望你快點從我的世界閃開,你明白嗎?
  
  別了,這一場荒唐之約,如果我能夠堅定不移,這是最後的結局。
  四月快結束了,我也落發為尼,開始了新的方向。那些在欲望中徘徊與掙扎的女人死了。
返回列表